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科学规划和有序治理消除“城市肿瘤”

  • 万象国际游戏娱乐
  • 2019-10-10
  • 410人已阅读
简介用科学规划有序治理消灭“城市肿瘤”  上海徐汇以“院围生态”重构工程推进精细化城市治理  □ 本报记者    余东明  □ 本报见习记

    用科学规划有序治理消灭“城市肿瘤”  上海徐汇以“院围生态”重构工程推进精细化城市治理  □ 本报记者     余东明  □ 本报见习记者 黄浩栋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 医院、车站、学校所在区域,人员高度聚集,城市管理稍有放松,就会乱象丛生,成为一个个“城市肿瘤”。徐汇区是上海的核心区之一,仅三甲医院就有8家,每天前来问诊的患者来自全国各地,仅中山医院一年人流量就达千万之巨。  据悉,这些区域有几大特征,人员拥挤、市容脏乱、交通堵塞、治安欠佳。近一年来,徐汇区启动“院围生态”重构工程,旨在通过科学规划和有序治理逐个消灭这些“城市肿瘤”。  “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,上海的城市管理‘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’。近年来徐汇区就是严格按照这一指示,不断探索城市精细化管理,提升社会治理水平。”徐汇区委书记鲍炳章近日在接受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说,“城市肿瘤”问题并不是徐汇独有,也不是上海独有,它是一个群众反映强烈、亟待解决的难题,需要系统治理、综合治理,走出一条徐汇式的社会治理之路,并为其它地区提供可复制、可推广的治理经验。  城市之瘤引来百姓之痛  徐汇区枫林街道中山医院旁的医学院路如今干净整洁,原本路边破墙而开的违章店铺被整齐划一的“文化围墙”所替代,原本油腻污浊的空气荡然无存,拥堵不堪的交通状态再无踪影……  “医学院路之乱,源头是附近的中山医院,由于每天病人如潮,围绕病患的各种业态快速发展、层层叠加,其密度之高给日常管理带来巨大难度,管理部门往往按下这头翘起那头。”枫林街道党工委书记习挺松说。  显然,围绕中山医院出现的业态乱象是典型的“城市肿瘤”现象,如不施以综合治疗,乱象只会越来越严重,时过境迁后必然积重难返,成为社会管理之痛,百姓心头之恨,给上海全球卓越城市建设拖后腿。  一位家住医学院路的市民告诉记者:“因为有利可图,多年来很多居民纷纷破墙开店,其中以餐饮店居多,搞得整条路污秽不堪,空气污浊尚且不说,每天进出都是水汪汪、油腻腻的。”   “先锋水果”店经营者周恩锋说:“医院旁边的店都没打算要回头客,违法经营、缺斤少两、以次充好等情况屡屡发生,消费者意见很大。”  “交通也是这样,短短200米路,没有半个小时过不去。”周恩锋说,“本来车流量就大,再加上一群‘车托’每天都在路边拉生意,推销停车位,弄得交通秩序混乱不堪。”  周边的混乱局面也影响到中山医院内部,稍不留神,医托就会潜入医院。“真是防不胜防,打不胜打,  下转第五版  上接第一版  这些人善于打游击,医院一整治,他们就跑到外面去,周边一整治,他们又跑到医院里,内外共整治,他们就销声匿迹一段时间,然后卷土重来。”中山医院医政处处长孙湛说。  记者了解到,仅枫林街道,三甲医院就有3家,都是具有全国知名度的医院,他们面临同样的困境和管理难题。  “鱼塘如果多年不清淤,必然污浊不堪,只有彻底清淤,引入源头活水,放水养生,才能重构生态。”徐汇区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钟晓咏告诉记者:“针对‘城市肿瘤’现象,要从源头抓起。经过前期调研,我们查找问题、剖析根源,了解需求、系统规划,而后制定了周密方案,由表及里,软硬件结合,整合各方力量,为打赢这场重构院围生态的攻坚战做好准备。”  三大生态成为治理关键  在靠近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东安路上,几位建筑工人正在拆除沿街违法店铺的招牌。  记者发现路边那些违建商店都已关张,工人透露,这些违法建筑都要被拆除,然后重新修筑小区围墙,还路于民。  而在东安路另一侧的一幢小楼门口,则挂着“肿瘤医院周边复杂地区综合治理工作站”的牌子。  来到二楼,记者发现这个工作站是专门为重构肿瘤医院院围生态而设立的。工作人员虽不过十几人,却来自城管、工商、商务委、市监、公安等多个职能部门,应该说人少力量强,执法范围和职能覆盖也非常宽广。  “院围生态整治最要不得的是职能部门各自为战,因为面临的问题非常分散,又相互交叉,单靠一个或几个部门根本解决不了,因此我们依托网格化综合管理整合了所有相关部门的力量,严格实行同标管理和精细化推进,确保各项任务按照既定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扎实推进。”枫林街道办事处主任章忠华说。  据悉,徐汇区经过前期调研和排查,收集了全面的业态数据,然后根据几大元素梳理出了三大业态和三大生态,进行科学规划,三大业态即商业业态、居住业态和交通业态,三大生态即环境生态、利益生态和治安生态。  徐汇区商务委副主任姜舟说,疏堵结合、多方共赢,合法、合情、合理推进业态调整和生态重构,满足医院周边居民和就医群众的各类需求,体现城市温度。  记者了解到,为重构交通和治安生态,工作站一方面与医院沟通,对外开放更多的公共车位,从根本上解决病患的停车需求,同时又组织专门力量打击“车托”“医托”和其他欺诈犯罪;为优化餐饮生态,一方面强力推进“五违四必”整治工程,拆除违法建筑70多处,取缔无证、调整业态47家,另一方面又通过合理布局,引入档次较高的便利店解决生活所需。此外,同步实施周边1890户居民3个小区的综合治理,解决居民受大医院高密度人流影响的生活环境顽症问题,并现场化解300多起居民矛盾,没有一起矛盾激化而到市区上访。  数据显示,近一年来,全区拆除违法建筑33.8万平方米,取缔无证经营2300多家,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8513起。  中山医院和肿瘤医院院围生态重构工程的顺利推进,形成了可复制、可推广的实战案例,目前,徐汇区将对辖区内所有医院开展这项工程。  “院围生态重构工程,我们力求启动一个务必成功一个,成功一个务必固化一个,因此从一开始就设计了一个常态化、长效化的工作机制,以维护长治久安、风清气正的院围生态,彻底切除这些‘城市肿瘤’。”徐汇区委政法委副书记、区综治办主任吴寅飞说。  生态重构旨在长治久安  中山医院院围生态重构工程虽然完成已有3个多月了,但综合治理工作站至今并没撤掉,只是工作人员减少了一半多。  “这里以后将作为常设机构存在,因为后面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延续,很多管理职能必须跟进,最关键是不断有新问题、新情况出现。只有不断解决新问题才能巩固成果,保持良好生态。”罗伟是这个地区的巡逻组长,见到记者时他刚刚巡逻回来。  这两天,他们正在督促辖区内的短租房业主配装“租房直通车”App。“这是一个短租房的网络管理平台,既方便租客寻找房源,又便于我们的管理。”罗伟说。  据悉,医院周边流动人口多,短租房需求极大,于是短租房业态迅猛发展,却乱象丛生,涉及治安、消防、扰民等管理问题,成为一个普遍顽疾。  在东安三村,房东王先生给记者演示了新装的App:扫描租客身份证,信息随即传入后台,然后比对回传,整个过程仅需几秒种,确保租客没问题后即可办理入住手续。  “另外,这个平台也为租客和房东对接和交流提供了便利,解决了以前房东拉客问题。”王先生说,以前,房东们经常到医院周边发小广告、拉客,有时为抢客源大打出手,现在这些情况都没有了。  “像这些管理难题要解决好并非一日之功,我们既要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,还得保持管理队形不变,只有这样才能巩固治理成果,使之成为常态。”徐汇区卫计委副主任任雪雷说。  另外,诸如遏制违法建筑滋生蔓延、组织治安巡逻、打击医托车托等执法管理职能,都需要一个长效机制,徐汇区借助院围生态重构的平台和契机,建机制、抓队伍,实现城市治理的精细化和常态化。  “今年,我们又在4家三甲医院启动了院围生态重构,明年余下的3家三甲医院和区级重点医院将全面铺开。”徐汇区副区长晏波介绍说。  “不论是‘五个中心’建设,还是全球卓越城市建设,包括现在正在推进的放管服改革和优化营商环境,依法推进城市精细化管理、推进更高质量的平安法治建设是基础。”徐汇区区长方世忠说,“我们要勇挑重担、敢于创新、主动作为,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、满意度。”

文章评论

Top